来自 养生 2019-04-28 06:57 的文章

不出社区“乐活”养老──走进天津市川水园老年日间照料中心

“吴叔每天早晨和中午在这里吃饭,因为熟,有时候还帮我们临时照看一下办公室。”刘颖跟记者说完,又转身笑着问吴大爷:“今天打算去哪儿玩?”大爷憨厚一乐,接着写起来。两人聊完,大爷摆摆手,驾车从两排办公桌间穿过,出去了。

川水园老年日间照料中心,位于小区入口处。两层面积共1000多平方米,包含餐厅、超市、理疗室、医疗室、棋牌室、阅览室、老年学堂等。照料中心采用公建民营模式,由逸麟老人院负责管理。

“我们逸麟老人院运营的几个日间照料中心各有特点。川水园附近居民消费能力要高一些,通过适当收取费用,我们也能提供更高品质的服务。目前办就餐卡的已有710多人。”在刘颖看来,办卡人数不断增加,表明照料中心的服务模式得到了老人们的认可。“我们的老年学堂是收费的,书法班100元12节课,很受欢迎。老年学堂还有茶艺课、插花课等。照料中心定期有中医过来坐诊,还有中医理疗和康复训练项目,这些都会收取费用,但低于市场价,服务老人的同时确保我们能够持续运营下去。”

“做社区养老服务,爱心与专业缺一不可。”在川水园日间照料中心,记者看到,工作人员主要是年轻人。两个实习生来自天津理工大学的社工专业。“老人们最喜欢看到年轻人,最愿意跟年轻人交流。”刘颖期盼,有更多年轻人能加入到养老服务的队伍。

“咱们去食堂看看。”刘颖对记者提议。日间照料中心到处都是指示牌,顺着指示牌的方向,在一楼走廊的尽头,是一个整洁的餐厅。这里兼卖早点,可以解决一日三餐。窗口贴的一周菜目表上标注了饭菜价格,像逸麟小炖肉、红烧带鱼这类贵一点的“主荤”每份10元,木须肉、肉片烧茄子这类“次荤”每份8元,一份素菜只要4元或5元。餐厅还提供老年餐送餐到家服务,每份套餐20元。

每天一早,小区里年近八旬的吴国弼都会坐着助力车过来“报到”。吴大爷因为中风失能,双腿和一只手不听使唤,而且无法说话,但他性格坚强,乐观开朗。

“吴叔您来啦!今天怎么样?”照料中心负责人刘颖见到老熟人,热情地打着招呼。吴大爷露出笑容,从绑在车上的自制塑料瓶笔筒里拿出一支铅笔,在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本上快速写着。刘颖凑过去看完,继续跟他用这种特殊的方式“对话”。

太极、京剧、瑜伽、电影、舞蹈、老年学堂……走廊表格上,周一到周日上、下午活动排得满满的。“我们把日间照料中心理解为社区老人的‘乐活中心’,尽可能地让爷爷奶奶们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乐趣。”今年30多岁的刘颖,在天津外国语大学上学期间,就接触到社区工作,最后坚定选择了养老服务这个行业。

原标题:不出社区 “乐活”养老

“除了周末跟儿孙会面,我天天来,不来都不习惯。”吕坤梅阿姨家住水晶城,在这里跟着吴式太极拳第六代传人宫秀云学习已有两年。“这边环境好,刮风下雨都不怕。”谈到学习的收获,阿姨非常满足:“心里开心了,肢体灵活了,身体棒棒的!”

“绝大部分的老人,还是会选择居家养老或者在社区养老,养老服务应该跟着老人走。”刘颖说,日间照料中心既要满足老人们吃饭、理发、修脚、康体运动等生活需求,也要满足老人们的心理需要,提供文娱活动、心理辅导等,让老人退休以后,有一个快乐的人生新舞台。

“年轻人可能想象不到,很多上年纪的老人脚上都有毛病,根源是他们行动不便洗不好脚、没有很好地修脚。”刘颖表示,对于居家养老的老人,日间照料中心因为离得近,也可以及时提供送菜、送餐、上门护理等服务,就近解决老人的难题,提高老人的生活质量。

“民以食为天,吃饭是社区养老的首要问题,这个食堂很受周边居民欢迎。”刘颖介绍,办张就餐卡就可以充值消费,还可以在小超市购物、支付老年学堂学费等。

在二楼的培训室里,书法课即将开始。墙上悬挂的学员作品上,老师逐一用红笔做了点评,老人们有的看作品,有的围着老师热闹地探讨。另一个房间放着舒缓的音乐,几位阿姨正跟着老师练习太极拳。停顿下来后,大家纷纷拿起手机欢笑着或合影,或自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