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养生 2019-04-27 05:19 的文章

上海“就医大巴”:好医生在哪,患者就上车去哪

  交通像潮水一样,早上涨潮、退潮,晚上又涨潮。广播里开始点歌,病人们听着那些遥远的祝福,歌手动情地唱着,“春去春回来,花谢花会再开”。

  司机宗毅将矿泉水瓶盖扎了几个小孔,装上消毒液,每晚淋洒。让患者心生嫌隙的气味在第二天已消散。

  做手术时,医生切了个小口,“把东西拿去化验”,回来时说有癌细胞,要割掉。“我说不要割掉,不要割掉”,但医生说有风险,“吓都吓死了”。

  “那时候我真的哭了,好像什么都没希望了,真的呀,你说呢?”家人安慰她说没关系,“当面跟我这么说,转过头呢……担心的事情太多了,老公多年轻呀,说心里话,两个人在一起,那个东西没了,他会担心你,你也会担心他。”张丽萍转头看着车窗外,“现在这么开放的社会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据说做过销售的人,才能干好蔡炯拉客的工作。下雨的早高峰,南站等待出租车的队伍已经排了十几米,车却空无一辆。蔡炯走过去,拿着喇叭和纸板揽客,票价10元,两人以上打八折。他语气急,乘客也急。

  王鹏的工友先是发烧,后来皮肤出现红斑、浮肿,住了十几天院,内外科做了一通检查,医生建议还是看皮肤科。如果上海的大夫还找不到病因,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数据,中国每天有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,平均每分钟7个人。医院排队的人群中总有些拖着行李箱的家属,他们小心翼翼地贴着前面的人,生怕被加塞。有人评价说,医院与火车站相似,一是大部分是外地人,二是票(号)不好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