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养生 2019-04-06 20:39 的文章

还有多少“挨打养生”类保健迷魂汤?

眼下而言,提高民众健康素养固然是个治本之策,但最速效的,还是整肃保健养生市场,把“挨打养生”类保健圈套驱逐出去,责以刑罚、严肃罚单,惟其如此,救命钱才不至于成为“唐僧肉”,保健品才不至于成为“迷魂汤”。

前些时,一个叫做“自然冲击疗法”的民间疗法受到关注,简单来说就是——挨揍。哈尔滨一女士因听信“挨打可以养生”,一年半里被打了256次。打眼睛、打头部、打全身各处,打着打着到后来右眼失明了。养生馆的工作人员说:没关系,接着打就能康复……打着打着左眼也失明了,这个时候她才去医院,最后造成九级伤残。

其实,不怪中医“躺枪”,只怪每一轮保健养生的骗术上,南郭先生们最喜欢戴着“中医药”的面具粉墨登场。眼下,丁香医生和权健科技之间的爱恨情仇,其实已经不是两个法人之间的私事,而成为蕴蓄已久的保健邪风和科普法治之间的生死较量。天价鞋垫、负离子卫生巾、疑似传销手段洗脑……当这些细节被媒体批量起底的时候,更多消费者控诉的大小案例更是触目惊心。好在,天津武清区市场监管局表态“正在核实”,而商务部亦发话,“发现未备案产品可向当地监管部门投诉”。风口浪尖的真相,迟早会裸泳着出来,数千亿元的国内保健品市场,迟早也会告别野蛮生长。当下要反思的,大概是两个问题:一则,“挨打养生”这种馊主意,何以粉丝云集?第二,靠“挨打养生”发财的老板,该不该罚个倾家荡产?

大江南北、长城内外,类似“挨打养生”这样神奇的保健疗法数不数胜,形形色色的“保健神招”叫人叹为观止——“火疗养生”、“鸡血疗法”或许已经见怪不怪,但“尿疗”治百病、“罂粟能止咳”这种极限操作,听上去简直匪夷所思。在偏方的蓝海里,类似《非常难得的一张权健秘方表,果断收藏!》等爆文,足以佐证某种普遍性的癫狂。

是时候揭开“偏方”的无耻无稽无聊的盖头了。往前看,其实老祖宗也是偏方的受害者。比如,《本草拾遗》中说,马嵬坡盛产一种贵妃粉,因为杨贵妃香魂留存在此,所以这里的土壤有美肤功效。杨贵妃是否命丧马嵬坡都难说,掘地三尺的泥土还能美颜,这大概就是“偏方”的神奇逻辑。“偏方”流毒甚广,肇因大概有三:一是古典文献以讹传讹,类似这种“贵妃粉”,今人全盘接受,迷信过头;二是保健养生是刚需,常识供给捉襟见肘,只能从民间故事或江湖术士那里批发或零售;三是少数骗子发现了这个红利,“人傻钱多速来”,于是,忽悠能力决定了赚钱的速度。此外,加上各种现代派大师和大神们倾巢而出,借着现代科技打马虎眼,偏方理论更是被包装得金光奕奕。消费者病急乱投医自然是宁信其有,“挨打养生”也就市场辽阔了。

国人向来坚信“偏方治大病”,于是迷信和玄学联手,不仅谋财害命,还魔幻搞笑。